当前位置:首页 » 小白分享 » 正文

岁月复制

79 人参与  2022年11月27日 22:49  分类 : 小白分享  评论

那是一条寂静的河流,只有浮萍开出来的蓝紫色花朵发出诡异的光泽。我看着它们,内心被诱惑的终于无法克制,于是我走了过去。脚下一片虚无,浮萍撕裂的声音,我突然下沉。腐烂芳香的气息把我浸润,可是我的左额骨却异常疼痛……我从梦中惊醒,四周一片漆黑,我是在梦中突然跌落在床下的,头颅严重摔打在地板上。

suiyue.jpg 岁月复制 小白分享

 真的,这是一个真实的梦。沉睡不醒的梦,就发生在从木梨硔回来的当天夜晚。

去过皖南十余次,都是人们耳熟能详的热门地点,只有一个地方是个至今不通公路孤零零挂在大山深处的避静村庄一一木梨硔。六年前,我意外地去过,徒步走过长长的一段泥土山路,爬上山坡,密密匝匝的竹林间远远望去一缕缕炊烟掩藏着这个几十户人家的小山村。

没有预知,也没有任何期待,甚至对这个名字都是进村以后才知道的。一路只是埋头行走,在意的是脚下的路和与众不同的感觉,一边是茅草和碎石丛生的荒路,一边是翠绿欲滴的满山竹海,由此产生的复杂情感慢慢滋生,只有一路沉默才能体现出我对它的敬畏,唯一能记住它的方式,就是黙黙地深藏心里。

全部的心事只在一路的行走,只在于茅草、土坡、竹林和寂寥在空中长长的雁叫。

后来的事,想想如飞梭快速地掠过,一个夜晚加一个黎明,然后不知不觉又飞快地离开这个小山村。只有片段影像断断续续地丢失一一朦朦胧胧的”天上人家",晦涩的烟雾加热腾腾的蒸汽,大家在喝酒,我也在不甚清晰的思维状态中喝了酒,然后迟滞在小屋里寻找我的房间。吱吱嘎嘎的楼梯让我坐下以后就不敢动弹,门外走廊上急促的脚步声一直在晃动门框。我静静地呆立,只听着滴滴答答的水声如音乐一样柔美地符合我此时的心情。不知身处何方,只有闭目聆听,等待黑暗弥漫,黑夜快快过去。

迷迷瞪瞪的静息,听到所有的声音成为一种氛围:脚步声、吱喳声、人们时而清晰时而模糊的交谈声、洗漱时泼水的哗哗声以及含混着的酒味烟味腐木的辛酸味,房间里一只灯泡摇摇晃晃,昏暗的灯光。我从未有过的不知所措,像是电影里的场景,陌生而又熟悉,颓废而又浪漫,失落而又亢奋,清醒而又迷糊。这就是我们人生旅程的一部分。

 直到深夜,我听到下雨的声音,这是荒芜深山中的雨,从未听过,却是如此沉甸甸而有力的节奏。我辩认这雨滴声是打在屋瓦上的,还是打在帐篷上的,仰或是打在芭蕉上的吧。

很多年后,我依然经常去皖南。这似乎已经成为一种下意识的情结,希望自己记住并懂得珍惜。心中的一闪念,已成为念念不忘的可贵。

转眼六年过去,无数次记得只在于这次发现,这个名字突然出现一一木梨硔。还是那个记忆,真的是想再去一趟的。可是,知道被它感动过,却又始终被提醒着,那仅仅是一次旅行当中的偶然路过而己,没有人在意。

 直到真的成行时,我又在心中捕捉那依稀残存的记忆。其实那条路、那个村、那座山都不重要了,滤去时光后也就是一种自我感觉存在而已。

我找来六年前的一叠照片,用现在的眼光审视,也就只有一张站在石阶上的照片能够接受。于是,我就准备着这次再去,还找那个石头垒起的台阶,按原来的样子再拍一张,对比一下我的六年前后的神态,最好还找到我六年前穿的衣服更有意思。

也是机缘巧合,又是一个深秋的十一月,照例是相似的行程,先去秋景摄影基地,塔川,然后去屯溪老街。心情在时间中酝酿,期待逐渐强烈,内心已蠢蠢欲动。巧遇阴柔的小雨,瞬间爆烈的阳光;塔川艳红的鸡冠花,还有一顿糟糕透顶的晚餐。听到同行者愤怒的抗议,我同仇敌忾的情绪几欲被点燃。想想这就是旅行,允许它成为一部分存在吧。

经过晚餐风波,次日早晨却是阳光灿烂。清晨的云雾,令人丢弃生活的繁溽,立在白雾间星星点点艳红的指甲花旁。分明是疲惫的眼神,红尘滚滚在心头。

那一个用石头垒起的拐角,立在云端,不曾想将成为一个历久的传说。后来,后来的记忆日趋淡漠,所有关于木梨硔的印象只存留在这一角层层叠叠的石头台阶上。可是越冷谈,我却越记得,不是那条碎石路,也不是土坡、炊烟和山村,而是那个似是而非的山中夜雨。

直到六年以后,我终于又来到这里。果然碎石路不见了,上山的土坡路改道了。我捜尽记忆却走进一家一家新建的民宿观景台。不是,不是,这些都不是,我坚持着向左,向着背后村庄的后山走去,必先找到那个唯一的古迹,明代观景台,然后才能重新走进我记忆中的木梨硔,走进我的节奏,我的思维和我的秩序中,才能顺理成章地找到那个层层叠叠用石头垒成的境界中。

尽管改造了许多,上下翻飞,那个位置终于找到。我也找到六年前的墨绿色长袖T恤,牛仔裤和那双当年在大雪纷飞的汤口买的墨绿色旅游鞋,依然站在同一个石阶上,右手扶在同一块石头上……

岁月原来是这个样子的一一可以复制出与六年前同样的照片。摄影师海爷严格按我六年前的样子拍照,他只说,机器不一样,拍出的色彩和角度都会不一样的。当我看到拍出的照片时,惊讶的目瞪口呆。衣服,姿态,石阶都一样,可是,原来稠密浓黑的头皮已变成稀疏的白发,原来朝气蓬勃亢奋的神情,已变成老态龙钟颓废的暮年。

可贵的珍惜,可贵的记忆。可贵的岁月原来暗藏着可怕的消失。

什么都可以复制,岁月可以吗。摸摸额骨,还疼,这是早晨那一场梦造成的。

来源:小白蜀黍,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本文链接:http://103102.com/post/5099.html

必做手机赚钱项目推荐:


最新!手机做任务赚钱日赚百元★★★★★      点我查看教程


热门!手机购物返利省钱还挣钱★★★★★      点我查看教程

必做手机赚钱项目推荐:


最新!手机做任务赚钱日赚百元

★★★★★      点我查看教程


热门!手机购物返利省钱还挣钱 

★★★★★      点我查看教程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Copyright Your WebSite.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