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白分享 » 正文

父亲的收麦季

25 人参与  2022年06月21日 20:28  分类 : 小白分享  评论

骄阳似火,婉转流年,又是一个收麦季,然而父亲最终还是没有抵挡住岁月的侵蚀,在今年的麦收季节病倒了。

父亲这次是因为骑自行车,突然遇到紧急情况,刹了一下车,反应不过来,便从车上摔了下来,头重重地磕在了水泥地上。当时的他依然没有当回事,休息一会儿就回来了。可过了两天,母亲发现了他不对劲了,走路摇晃起来,后来越来越严重,才叫我送父亲去医院。

说来惭愧,我总感觉到岁月静好,自己和父母各忙自己的一份事,我从来没有操过什么心,却不知他们已在岁月的流逝中悄然变老。当我明白过来时,猛然想到,可不嘛,自己都已年过四十,父母怎么会不老呢?孩子已上了初中,父母怎么会如以前的强壮呢?我已褪去年少的无知,此时也该担起这份责任了。

母亲的身体也不太好,妹妹在外地工作,我自然挑起了陪护父亲的责任。

我们住在县医院的五楼,闲来无事时,站在窗口,就能望见前方那大片的麦田,和那田间忙碌的收割机。我不由地想起了以前父亲在麦收时忙碌的身影。

那年我五岁,麦收时节,随父母一起来到田间。炙热的太阳烘烤着大地,父母如同大地的舞者,挥舞着镰刀,大把大把的小麦被他们放倒在田间地头。而我只是在树荫下静静地看着,直到天边失去光亮,他们才带着我回去,此时,我已饥渴难耐,我的哭闹往往能换来一个火烧和一瓶口乐,而我清楚地记得他们最不爱喝的就是口乐了。

shoumai.jpg 父亲的收麦季 小白分享

我十二岁那年,在麦收时,我已能帮上一小点忙了,而田间地头已出现了拖拉机带挂的收割机,我神奇地看着,一亩麦子很快被放倒。之后便是父亲用桑杈把麦子一点点地摞在架子车上,而我被父亲逼迫着在后面捡那遗漏的麦子,当时的我是多么地不情愿。当父母把麦子拉到麦场上去,便会邀请邻居一起打麦子。轰隆隆的打麦机让我们这些孩子们慌了手脚,大人们却是忙而有序,填麦子、接麦粒、安放秸秆,我们这群孩子只会慌乱地撑着口袋装麦子了。我最高兴的便是打麦结束,父亲邀请邻居坐在麦堆旁,掂来两个小菜和几瓶口乐,吃着笑着,我们也能跟着沾点光了。

那年我十三岁,打过麦后,趁着墒要播种玉米了,父亲便拿起锄头,天不亮就叫我起床,说要趁凉快点豆(播种)了。我嘟着嘴,拿着种子,跟在父亲的后边,父亲弯着腰用力地锛一个坑,我便撒下两粒种子。不大一会儿,太阳就升起来了。脚下是刚收过的麦茬,手中是总也撒不完的玉米豆,身上还能感受到炙热的太阳,我心里又急又气,一把豆子便撒在坑里,遭到父亲的斥责。那时我最喜欢听到的声音便是“冰糕冰淇淋”,当我吃着那冰糕,甜甜的味道一直滋润到心里。父亲看我实在不想干,便把豆子装在自己的衣兜里,边刨坑,边点豆,我看着父亲弯着的身影,心中暗喜,便悄悄地逃离了地头,那时的我真的是太聪明了!

我二十三岁时,被安排了工作,仅有的一亩地被收了去,父亲是一个闲不住的人,便向别人租来一块地种,我当时很不理解,父亲却说:“有块地,吃粮食不做难。”多朴实的话语呀,一个在黄土地里寻求生存的人,最舍不得离开的就是他的土地。父亲越来越老,而我越来越壮,种地收麦也变得越来越简单了,但翻晒粮食、收入粮仓也少不了一些体力活,此时的我终于可以减轻一点父亲的负担了。但父亲却总是不放心,在后面指导着、帮扶着。

再后来,父母经不住大家的劝说,不再种地,却总要在麦收季节购得一些麦子,存起来一点点换面。他们是田间最朴拙的舞者,用辛勤的汗水舞出生命的律动,他们也用自己的辛勤劳动,养育了我、教导了我、也影响了我。

父亲做过手术后,慢慢地康复了,我搀扶着他来到窗边,可能他也看到了那大片的麦田,眼神中流露出一种难以言说的表情。或许我们父子都是不善于表达、也或许是父子之间往往不需要表达,我们彼此沉默。半晌,我说:“以后要多小心一点,外出也要特别注意安全。”打破了那一瞬的尴尬。

在这个麦收的季节,父亲生病了,又在医生的治疗和我的陪护下,康复了,但再也回不到从前健壮的体格了。岁月无情,父母或许也有过美好的回忆,但对于我来说,更应该从现在开始,担起那份责任,好好地陪伴他们,让他们在晚年感到幸福与快乐!

来源:小白蜀黍,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本文链接:http://103102.com/post/4625.html

必做手机赚钱项目推荐:


最新!手机做任务赚钱日赚百元★★★★★      点我查看教程


热门!手机购物返利省钱还挣钱★★★★★      点我查看教程

必做手机赚钱项目推荐:


最新!手机做任务赚钱日赚百元

★★★★★      点我查看教程


热门!手机购物返利省钱还挣钱 

★★★★★      点我查看教程

<< 上一篇 下一篇 >>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Copyright Your WebSite.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