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白分享 - 第1页

08月09日

饺子的力量

发布 : 小白蜀黍 | 分类 : 小白分享 | 评论 : 0 | 浏览 : 8次
饺子的力量

适逢暑伏,老话说“头伏饺子二伏面,三伏烙饼炒鸡蛋”,为了应时令,媳妇特意包了我爱吃的三鲜馅饺子。我下班回家,看到能干的媳妇包了两大盖簾饺子,说道:“看把你累的汗抹流水的,这大热天,包这么多饺子,吃不了就坏了。”边说边拿出手绢,替媳妇擦拭头上的汗水,媳妇甜甜的笑道:“你不是愿意吃嘛!”我说不如送给楼上二舅点,让他老人家也一块过个“头伏”。媳妇是个爽快人,催我快给二舅送一簾去。二舅见我送来的饺子,乐的合不拢嘴,顺手拿了一箱“古丽驼王”。我对这些补品不感兴趣,直接送给了楼下的二大爷。二大爷打开橱柜拿出一条“黄鹤楼”,说:“这烟还不错,你拿去抽吧!”推脱不掉,拿着烟往回走,在门口碰到隔壁老王,我就来个顺水人情,说道:“我正要去你家,我最近身体不好,戒烟了,这条黄鹤楼送给你抽吧!”老王是个瘾君子,一见

08月09日

又闻榆钱香

发布 : 小白蜀黍 | 分类 : 小白分享 | 评论 : 0 | 浏览 : 7次
又闻榆钱香

‍‍春日的天气明媚中略带些寒意,‍‍早上的太阳早早起了床,‍‍欢快地爬过山顶,‍‍几只喜鹊嘴里像是填满了蜜,‍‍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应该是在向人们宣布什么喜讯吧!‍‍正在千佛山脚下欣赏着无比美好景致的我,‍‍突然听到了几声叫卖声:“谁要榆钱儿啊,今早刚摘的,新鲜的滴着露水呢!”‍‍寻声望过去,只看见一个又瘦又小的年老婆婆坐在小凳子上,面前的地上摆着一大篮子绿莹莹的榆钱,‍‍急急火火的向每个走过的人们打着招呼。我猛地一惊,那多么像我逝去的奶奶啊!奶奶如果还健在,这个时候应该也挪动她的小脚,在家门口的结满榆钱的老榆树下忙活着吧!奶奶家门口有一棵高大的榆树。据爷爷讲是他小时候栽下的,现在应该也有几十岁了吧!每到春日来临,这棵老榆树或许年纪已高,睡觉少了许多,总是比其他树早醒来几天,抢先冒出绿中

08月09日

又见椿籽黄

发布 : 小白蜀黍 | 分类 : 小白分享 | 评论 : 0 | 浏览 : 8次
又见椿籽黄

梦里寻你千百度,不在灯火阑珊处,却在蓦然回首处!又见椿籽黄,想起我的老父亲……当夏风一遍遍亲吻椿籽,椿籽一次次沐浴夏雨,它逐渐走向成熟,越发的枝茂果密,越发的金色灿灿,走向生命的伟大。年复一年的椿籽盛年里,早已没有了父亲的影子,有的只剩我触景生情,痛彻心扉的长思长念。那是我永生永世追随的深入骨髓的爱啊,一刻也未曾忘记也不曾泯灭的爱啊!那些年那些事那个贫穷艰难的岁月,父亲带着我们姊妹七个,既当爹又当妈熬过了一年又一年。我甚至努力地想啊想,也想不出母亲在世时最清晰的模样,母亲吃尽了那个年代少吃没穿生活的苦难,积劳成疾撒手而去。没有了母亲,日子依旧要继续的。我的父亲每每在椿籽茂盛成熟的季节里,领着我们姊妹,在门前还有再远一些的大椿树上弄椿籽。擅长爬树的哥哥像猴儿一样在父亲的叮嘱和目视中哧溜哧溜地爬

08月08日

摘花椒致富

发布 : 小白蜀黍 | 分类 : 小白分享 | 评论 : 0 | 浏览 : 12次
摘花椒致富

炎日当头摘花椒蚊叮虫咬汗连连伸拉举拽扎麻痛可换几张血汗钱花椒在我们这里原本是零星种植房前屋后,不那么起眼的一种植物。它浑身长满了刺,不易靠近。那时的花椒树平时基本不用打理,只是花椒叶子嫩的时候,家庭主妇们隔三差五挼两把,剁碎加进面糊里摊成煎饼,或者揉到发面里做成油坨子。到盛夏花椒成熟时,把花椒粒摘下来晒干,分离出椒壳,打成花椒面作为调料使用。那种椒香味,一直深深地吸引着我们。由于花椒树不挑剔土地,可以将最贫瘠的土地利用上,不太容易受旱,不用操心浇水管理上要轻松一些。因此,种花椒树的人家越来越多,这个产业在我们乡上才形成了较大的规模。花椒成熟时,正是一年之中最热的时候。时间不等人,谁也不敢偷懒。花椒多的人家一般会提前下手,不然晚了花椒粒会裂口,那样的话既不好摘又失分量。摘花椒时,头顶烈日,站在

08月08日

一只雏鸟的命运

发布 : 小白蜀黍 | 分类 : 小白分享 | 评论 : 0 | 浏览 : 9次
一只雏鸟的命运

彩虹桥游乐园有条宽阔笔直的林荫大道,约有一百多米。炎热的夏季,骄阳似火,我每天下午四点多钟都会来此散步,走四个来回。高大茂密的树冠如同巨伞一样给人们带来阴凉和清爽。今天下午我像往常一样来上必修课。当我走了三个来回,开始走第四个来回时,在路中间我发现一只雏鸟,在蹒跚学步。我生怕惊扰了它,于是静静地从它身边走过。这时有三个六十来岁的男子,其中还有一个穿着绿色马甲的园林工发现了这只雏鸟,就开始围追堵截起它来。雏鸟扑棱扑棱地向前跑,一个人想用帽子把它罩住,可他扑了个空。那个园林工毕竟是老手,三下五除二就把雏鸟逮住了。雏鸟发出凄惨的叫声,这时有几只大鸟飞来飞去,在林间上下穿梭,估计是雏鸟的父母及长辈。它们边飞边发出凄厉的叫声。我的心被雏鸟和它父母的叫声揪得紧紧的。我想这雏鸟肯定没命了,很可能成为凶手的

08月07日

父亲住院记

发布 : 小白蜀黍 | 分类 : 小白分享 | 评论 : 0 | 浏览 : 16次
父亲住院记

(一)铃声拂晓,床头柜上手机铃声骤然响起,我弹簧似的跳起,只听到母亲电话里焦急地说:你爸爸的腿没有血色,又麻又痛,走不成路了,这可怎么办啊?我连忙安慰道:老妈先别急,让老爸坐着别动,我马上回家带他去医院。(二)检查我和老妈,姐姐,爱人带着父亲到县里的医院进行了全面检查,检查之后,医生严肃地说,腿部血栓情况有些严重,最好赶紧转院到市里或省城医院治疗!省城医院有些远,在和市里的医院联系好后,我,爱人和妹妹带着父亲马不停蹄的往市里的医院赶。入院后,我用轮椅推着老父亲慢慢地走在市立医院的走廊上,父亲回头笑着对我说,这个医院真大啊,咱们不在这住院!我笑着对父亲说,咱们就是来再检查一下,看看和县里的医院查的一样不一样。我知道老父亲这是怕多花钱。云霄之上植骄霞,父爱如山心驻家。放心吧老爸,你和老妈含辛茹苦

08月07日

雨润伞花

发布 : 小白蜀黍 | 分类 : 小白分享 | 评论 : 0 | 浏览 : 13次
雨润伞花

蒙蒙细雨,丝丝清凉,细雨滋润着朵朵伞花,盛开在街头。一时间门前、窗外,巷尾,大道两旁,一朵、两朵、三朵……瞬间,伞花盛开,五颜六色,争奇斗艳。伞花飘飘,飘在街上,那花下的各类人群,千姿百态,有的行色匆匆,有的悠然自得,有的雨中漫步,有的欢跳雀跃。伞花下,那些如花似玉的姑娘,风韵卓然的少妇,俊朗翩翩的青年,似乎比平时都平添了几分妩媚和干练。雨中的伞花,在斜风细雨的滋润下,花色更加艳丽。雨水顺着伞的坡度流淌下来,织成了美丽的诗行。伞里的美人也朦朦胧胧,给人一种雨带春愁之感。不由得使人想到了江南,想起一把油纸伞下有一个像丁香一样结着愁怨的姑娘,想起河边石旁的浣纱女…… 我喜欢下雨,下雨的时候空气里到处都弥漫着浪漫的气息,感觉很诗意,净化天地,净化心情。街上,路边,行人三三两两,或是

08月06日

有些背影,总是晃动在时光之上

发布 : 小白蜀黍 | 分类 : 小白分享 | 评论 : 0 | 浏览 : 9次
有些背影,总是晃动在时光之上

年少就读懂了朱自清父亲的《背影》,也曾体会到网络最红父亲大手牵小手的《背影》。陪儿成长时逐渐懂得龙应台的《目送》“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感动,感叹各种姿势的背影。它们曾激励多少人要懂得珍惜眼前人不得而知。今天儿子的二伯六十大寿,刘家四代人终于聚得差不多了,在曲终人散时,我的镜头无意间拍到这佝偻的一大一小的背影时,不知道为什么,我多么想上去拥抱他们,却又不能。因为我知道一旦被儿子发现,他不是用双手挡着他自己的脸,便会硬生生丢下一句:“拍什么呀,整天就知道乱拍!”然后千方百计或各种借口尽量躲开我的镜头,弄得双方尴尬极了。一

08月06日

我的“宝藏”婆婆

发布 : 小白蜀黍 | 分类 : 小白分享 | 评论 : 0 | 浏览 : 8次
我的“宝藏”婆婆

我的婆婆是个普通的农村妇女,矮小的身材,不再挺直的脊背,花白的头发,额头的皱纹,还有那一口不太地道的方言……在人群中,她就像大海里的一滴水,就像路边的一棵小草……但在我心中,她是一座“宝藏”。婆婆是个四川人,听她说,刚嫁到山东的时候,连和面都不会。为了入乡随俗,她就跟长辈们邻居们学习做面食,很快,馒头、手擀面这些北方的面食,甚至包子、饺子她都做得游刃有余。“不会就学嘛,别人能做到的咱也能做到!”这是婆婆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每到快过年的时候,家家都在准备年货。有一样家家户户年夜饭必不可少的,那就是腊肠。我们家的腊肠可不是外面加工的,是婆婆自己灌的。婆婆总是嘟囔:“外面加工的不干净,而且一斤加工费要好几块,还不如自己灌的实惠……”于是,她就买来灌肠用的肠子、肉和各种配料,叫我从手机上百度灌腊肠

08月05日

镶嵌在记忆里的父爱

发布 : 小白蜀黍 | 分类 : 小白分享 | 评论 : 0 | 浏览 : 9次
镶嵌在记忆里的父爱

我的父亲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他在劳作的闲暇之余通过自学,略有些手艺,但这门手艺绝不是厨艺,而是维修一些简单的家电。。忙碌的生活好像已经淡忘了父亲,也淡忘了父亲特有的厨艺。今年,五·一放假,回家的急切心情难减,买了些父母喜欢吃的食物和没见过的水果等,携带妻儿,乘坐列车急匆匆地回家。本来是想给父母一点惊喜,到家门口之后,才意识到现在正是农忙时节,家中的大门紧锁,父母下地干活还没有回家,整天忙碌的父母,他们享受不了这份惊喜。我开了门,在电话中得知父母所在的田地,留妻儿在家中,自己径直向自家的田地走去。父亲看到我,刻意的直了直佝偻的身躯,放下手中的活计。“刚回来,不在家里歇着,跑在地里干啥来了?衣服没换衣服,鞋没换鞋,这土窝里一会儿就会弄脏衣服。”我反驳说:没事的,脏了再洗。我们一边干活,一边打开话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Copyright Your WebSite.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