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白分享 - 第1页

08月16日

夏日狂响曲

发布 : 小白蜀黍 | 分类 : 小白分享 | 评论 : 0 | 浏览 : 11次
夏日狂响曲

夏天,整个城市像烧红了的砖窑,热的人透不过气。但在这炎热的外表下,每天都会有一场自发组织起来的,免费城市夏日狂响曲表演正如火如荼在进行中。参赛者有的在为梦想歌唱,有的一鸣惊人,听,表演已经开始,让我们拭目以待。早起的鸟有虫吃,也许是因为生物钟的原因,不习惯睡懒觉,一大早鸟儿们沐浴着阳光就开始叽叽喳喳在吊嗓门。他们是最早开始表演的选手,独唱选手清脆悦耳,婉转动听,他们就是天生的精灵,用优美的嗓音赢得了阵阵掌声,随后的一场合唱百鸟朝凤,直接为表演来了一个满堂红。那些钢铁选手也不甘寂寞,穿梭在城市里五颜六色的汽车,像染了头发的非主流选手用刺耳的喇叭声来唱流行歌曲,在自我陶醉的状态里被观众的嘘声赶下了台,尴尬的钻进拥挤的车流中。水面上的轮船大叔是一位话不多的美声选手,用沉而浑厚的声音赢得了部分观众的

08月16日

任何时候都不能失去希望

发布 : 小白蜀黍 | 分类 : 小白分享 | 评论 : 0 | 浏览 : 9次
任何时候都不能失去希望

我们通常会成为自己相信的那种人。如果我们不停地对自己说,我做不了这件事,很可能最终就真的失败了。相反,如果我们抱着我一定可以做到的信念,那么相信自己就一定会有能力完成它,即便开始时我们不能。所以,任何时候都不要失去信心,也不要放弃希望,人生就是一个不断圆满的过程。任何时候,放弃什么都不能放弃希望只要心存相信,总有奇迹发生,希望虽然渺茫,但它永存人世。美国作家欧·亨利在他的小说《最后一片叶子》里讲了个故事:病房里,一个生命垂危的病人从房间里看见窗外的一棵树,在秋风中一片片地掉落下来。病人望着眼前的萧萧落叶,身体也随之每况愈下,一天不如一天。她说:“当树叶全部掉光时,我也就要死了。”一位老画家得知后,用彩笔画了一片叶脉青翠的树叶挂在树枝上。最后一片叶子始终没掉下来。只因为生命中的这片绿,病人竟奇

08月15日

菜园小记

发布 : 小白蜀黍 | 分类 : 小白分享 | 评论 : 0 | 浏览 : 11次
菜园小记

雨后的园子,露珠在草叶花瓣上到处颤动。晶莹剔透,一番大珠小珠落玉盘的美感。细观美丽背后,却是悄无声息的猎食和竞争。一只蜗牛,不知何时爬进了人参花的花瓣,大快朵颐着被清甜露水浸润的珍馐佳肴。而另一只蜗牛,却高高地挂在客厅窗户的大玻璃上,伸出两只柔软的触角,静静趴在那里,思考着它的诗和远方。甜瓜宽阔的叶子间,悄悄隐蔽着一只大蜘蛛。它已结好了一张大大的蜘蛛网,耐心等待着猎物上门。而那甜瓜,可谓无心插柳柳成荫,其实是无意中洒落的种子,在自然雨露里,自顾自茁壮成长。不仅结出五个壮壮的甜瓜,还成了蜘蛛栖息猎食的家园。小白菜的叶茎间,爬着一个小小的青菜虫,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它是蝴蝶翩翩起舞,产下的卵,以菜叶为食。如果不出意外,它长成蛹,然后化蝶。可惜,再巧妙伪装的保护色,都逃不过老公的鹰眼,他可是细

08月15日

打鱼摸虾的日子

发布 : 小白蜀黍 | 分类 : 小白分享 | 评论 : 0 | 浏览 : 14次
打鱼摸虾的日子

我家住在辽河边,从小就习惯了那些打鱼摸虾的快乐。盘锦属于退海平原,地势低洼,有“九河下梢,十年九涝”之说,主要生产水稻,因此有许多横竖排列整齐的小水渠(上水线和下水线),用来引水灌溉田地。除此之外,就是凸凹不平寂寞荒凉的盐碱地了。那些年雨水也勤,下点雨小坑小洼就满了,形成了很多小沟流水。俗话说,有水就有鱼。更何况那时种地不使用化肥和农药,鱼儿都是无污染纯野生的,只要你想吃,随便想个法子就行。于是,在那个连人们最基本的温饱问题都没有解决的年代,平日里在辛苦的劳作之余打渔摸虾接济生活的艰难,无疑变成了家家户户的一种生存指望。那打渔摸虾的方法很多,对于我们孩子们来说应该是随心所欲,怎么方便怎么来。摸鱼——这是最简单的方法。不过,摸鱼也是要有一定先决条件的,水面不能太大,水深不能没膝盖,水底要相对平

08月14日

有关“中元节”的记忆

发布 : 小白蜀黍 | 分类 : 小白分享 | 评论 : 0 | 浏览 : 11次
有关“中元节”的记忆

昨天是中元节。在我很小的时候,母亲告诉我说,农历七月十五是“鬼节”。这一天,就是故去的先人,在阴曹地府过节,在世的后代要给家里过世的长辈烧纸钱。由于在我出生之前,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就都已经不在世了,所以从我记事起,就记得每年的农历七月十五这一天,母亲就会去买回来两捆烧纸来,到了晚上,母亲先用炉灰洒在大门槛外边,说是严上去,免得烧完纸了,鬼魂跟着进家里。然后母亲就把大酒瓶里的白酒往小酒壶里倒上一两左右,装进一个袋子里,一只手提着,把叠好的烧纸夹在左边的咯吱窝下(东北话,就是腋下),另外一只手拿着炉钩子,火柴盒,带着我到离家最近的十字路口,找一个合适干燥的地面,先放下手里的东西,腋下的烧纸,之后用炉钩子在地面上画上两个带口的圆圈圈,圈口是要朝着西南方向的。母亲说,人死了是要去西南的,那里有九层殿,

08月14日

爱,像阳光一样温暖

发布 : 小白蜀黍 | 分类 : 小白分享 | 评论 : 0 | 浏览 : 14次
爱,像阳光一样温暖

走过多少岁月的风雨,经过多少雾湿霜打,趟过多少深沟浊河的我。在夕阳之下,常常这样想,我该让自己轻松享受余下的美好时光了。还有什么舍不得扔掉呢?我常常问自己,也常常把家里冰箱里刚放了两天的好吃的直接扔掉,把穿了几次的好衣服直接扔掉,把才用了几回的锅直接扔掉,把穿了一次的内衣内裤等等直接扔掉。然而,今天早上,当我打开冰箱想清理一下温室时,在贮存盒子里发现了已经坏了一只鸡腿和一块猪手,还有一张纸条时,我却舍不得扔掉了,也无心情再去清理和打扫冰箱里的卫生了。我把它从冰箱里拿出来,放到餐桌上,久久凝望和遐思着。我的眼晴里不由自主地闪着泪花。这是一份怎样的感动啊!我不由追忆到三天前……老公非常爱吃海鲜,而我却不是很爱吃,有的海鲜我吃过了还过敏。但是,我想老公愿意吃就让他自己吃吧,我可以吃其他的。于是,我

08月13日

辛勤汗水浇出第一眼机井喷泉

发布 : 小白蜀黍 | 分类 : 小白分享 | 评论 : 0 | 浏览 : 18次
辛勤汗水浇出第一眼机井喷泉

在那广阔天地大有作为的年代,1969年我初中毕业后,下乡到滦南县徐庄公社王店大队插队落户,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和农民兄弟一起下地劳动。其中最让我难忘的一件事,是参加了本村打第一眼机井(深水井)的劳动。王店村过去没有机井,村民们吃水靠的是村里的两眼旧石井。夏天雨水灌满井口,做饭喝水还得从井中取水,苦涩中带有牛粪的味道。冬天井口结冰,一不小心就会摔倒,非常危险。当时农田里更没有灌溉耕地的机井。1970年春季,为落实国家大搞农田基本建设的指示,同时也为改善村民用水不健康的状况,大队部(村委会)研究决定,尽快在村里打一眼机井。可是用机器打井造价太高,几百元的费用,对于当时一个工值为1角多钱的村子,简直是个天文数字。为了节省开支,大队决定采用人工打井。因打井是重体力劳动,所以由各小队抽出身强力壮的年轻

08月12日

醒来

发布 : 小白蜀黍 | 分类 : 小白分享 | 评论 : 0 | 浏览 : 27次
醒来

一河星光还在,道上的路灯忘了照亮前方,而他忘了醒来。他在虚拟的幻想与虚拟中寻寻觅觅,不似冷冷清清,却似自欺欺人。山风呼过,凛冽了多少日与夜,麦穗也不经一隅而屈服。醒来!一个声音不甘而咆哮,她还在沉睡,他只是贪念那虚无缥缈的,却满足于假象。在其中,他虚伪而不为人揭穿,他虚荣不为人知,他沉顿颓坯也不为人知,他尽力扮演,只为博他人称赞……他也疲惫不堪,身心像极了泄了气的皮球开始坠落,坠落,与所冀背道而驰。光阴皎洁,撕碎了无数分秒,柳条也不止十载而重生。醒来!忧愁是枷锁、是牢囚,他知晓,拼命挣扎,而“钥匙”,可望而不可即。他骨子里是有自我的,不适于这些迎合与虚伪。骨子里的他奋力呐喊,撕扯那个虚假的他。醒来!只愿与虚伪的距离不至于遥远,不陷于亲近。他挣扎,无谓伤痛,无谓凛冽冷眼,无谓辛辣讽刺。因为,人

08月12日

记忆里的夏天

发布 : 小白蜀黍 | 分类 : 小白分享 | 评论 : 0 | 浏览 : 21次
记忆里的夏天

01乡村夏日早晨是夏日里的最美时光,中午太酷热,夜晚太沉闷,只有早上五点多钟太阳初升前,轻装便鞋到外面田野走走、跳跳、跑跑……总之只要运动,那种清凉、温煦、充盈的舒畅及一些难以言表的身心愉悦能灌满全身,听那情不自已的远远近近、高高低低、此起彼落的从丹田发出的叫喊声,自己不由也想大喊几声,把对夏热的牢骚发泄出来,把对晨凉的感谢倾诉给这无边无际的蓝天白云绿草大地……锻炼回来,坐在桌前,一个人静静地品茶,听着手机早报。蓦然一个儿时的场景跃然入目,那是夏日的黄昏,在我山区农村老家。七十年代初,家乡很穷,别说汽车、电视剧、收音机,我村里连电灯都没有。学生放假了,每天割草、拾柴、跟着大人下地干活。夏日暑热,再在蒸笼般的玉米地里锄地除草干一下午活,汗流浃背,脸也因用满是草青和泥土的手不停的擦汗早已成了

08月11日

这是谁家的牛

发布 : 小白蜀黍 | 分类 : 小白分享 | 评论 : 0 | 浏览 : 24次
这是谁家的牛

张大贵硬说那头牛是他的,可又拿不出证据,这可急坏了子乌日报记者小方。小方刚当上记者不久,还没什么名气。小方想,要是哪天能抓到条“活鱼”,在子乌县引起巨大轰动,那才叫妙。张大贵刚跨进门来说起事情的起因时,小方以为这就是条“活鱼”,自己今天的运气就是好。可当他把全部过程了解后,无奈地叹了口气:“证据不足呀!”“你还是去派出所吧,他们应该有办法。”小方对张大贵接着说道。送走了张大贵,小方斜靠在椅子上,对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在大脑里又进行了一次复盘。这事说来也并不复杂。张大贵去牛市赶集,碰到邻村的二宝正在卖牛,他瞅了一会二宝身边的牛,然后冲上去就把二宝死死给扭住,大声的嚷:“这牛是我的,半月前,不晓得哪个龟儿半夜从我家牛圈把它偷走了!”靠贩牛为生的二宝争辩说:“这牛是我十天前在集市上买的,我可找当天赶

网站简介 | 免责声明 |

Copyright Your WebSite.Some Rights Reserved.